三人轉身,幸歌看到了顧董氣喘籲籲站在後麵。

幸歌挑眉,問:“顧董,有什麼事嗎?”

顧董走了向前,他對許亦晚打了個招呼:“winnie總裁,您好。”也對夏日日點了頭。

“幸歌,都是我的問題,導致之夏變成了這樣,因為她從小就冇有了母親,家裡人都對她十分寵愛,因為她的好勝心,導致她一直在搶你應得的東西,在此,我代表她對你說一句:對不起。”抱歉地說完,顧董向幸歌鞠了躬。

顧董對幸歌說完後,看向許亦晚,十分抱歉地說:“winnie總裁,今天你光臨我顧影的年會,是我招待不週,對不起。”

說到這,他又向許亦晚鞠了個躬,又哀求地說道:“winnie總裁,您能否寬容一下,不起訴我的女兒,畢竟我女兒在娛樂圈工作。如果您願意寬恕我女兒,全當我欠您一個人情。”

幸歌,許亦晚聽完後,兩人意味深長地對視了一眼。

這時,許亦晚平靜的開口道:“Queen一直的都是侵權必究,這個顧董您也明白。顧董,您也是生意人,我這次寬恕了您的女兒,您認為,我這生意還能做下去嗎?”

幸歌也開口道:“顧董,我明白你愛女心切,但是女兒無論犯了錯,父親都幫她來處理,您覺得這樣對她真的好嗎?”

顧董驚愕,他平常工作忙,他以為,隻要他滿足之夏要求的一切,之夏犯了錯就幫她兜著,這就是對她的愛。

可是這樣的愛,卻給顧之夏的人生造成了極大的影響。

顧董作為商場上的老狐狸,也明白了兩人的意思,低著頭不說話。

許亦晚對幸歌和夏日日說道:“走吧。”

許亦晚剛走了幾步,又停下來,轉身對低著頭的顧董,保證道:“顧董,Queen和幸歌老師的合作不會變!”

顧董抬起頭,擠出一個微笑,再次鞠躬說:“謝謝winnie總裁。”

許亦晚笑了笑,轉身,三人並肩走著。

走了幾步後,幸歌對夏日日說:“夏夏你先回去吧!我有點事和winnie總裁聊聊。”

夏日日點點頭,擔憂地和幸歌說:“那你小心點。”

夏日日離開後,上了一輛在路邊停著的蘭博基尼限量版,在京都,隻有頂級豪門纔買得起。

許亦晚一看,就知道,眼前的女人並不是普通的演員!

眼前的女人很美,有少許異域的風味,那雙嫵媚的狐狸眼,一眼就勾人心絃!

幸歌微笑著對許亦晚伸出手說道:“你好,winnie總裁,再次見麵了”

許亦晚嫣然一笑,說:“你好,錦鴿老師。”

幸歌和許亦晚握手,幸歌笑著和許亦晚說道:“winnie總裁,這些年欠下的作品,我會儘快設計。”

“好!那我就等你好訊息了!”

葉知許大學的時候喜愛畫畫,當年,結合華國的傳統文化,設計了一套田園係列的旗袍,後來被Queen看上,成為了Queen的設計師,後來,她再次運用華國傳統文化設計出了一套婚服,在國際中名聲大噪!Queen也將她升級為首席設計師!

不過,她一直都是以郵件的方式和Queen聯絡,隻因原身份的不方便。

而Queen和她簽約也比較自由,一年出一套作品,隻要衣服的版權!

因為四年前的失憶,導致一直冇出新作品。

當夏日日送衣服過來的時候,幸歌就發現了衣服的不對,因為那件衣服是她設計製作的!

所以她就登錄以前的賬號,請求winnie總裁幫了個忙,後來幸歌想到許亦晚也許冇時間看,便跑去了許氏集團。

當時,幸歌開車去到許氏集團,許亦晚並不想見她。畢竟在京都上流社會,誰不知道幸家小姐飛揚跋扈,橫行霸道,還是個廢材大小姐!

當幸歌拿出和許亦晚的郵件,前廳纔打電話給許亦晚。

當時許亦晚見到幸歌時,非常懷疑:“你真的是錦鴿?”

幸歌拿出郵件給許亦晚看,並說出了一係列設計品的理念,但是真正讓許亦晚相信的是,幸歌說出了,重巒疊嶂與重岩疊嶂!

這兩套作品,隻有錦鴿和許亦晚清楚!

許亦晚相信幸歌是錦鴿後,幸歌也才說出了自己的請求。

幸歌和許亦晚寒暄幾句後,許亦晚便告辭離開,幸歌看到她奔著一旁的機車走去,戴上頭盔,發動機車,一連串的動作看的幸歌入迷!

好帥啊!

許亦晚揮揮手,便開車飛奔離開。

幸歌上了停在路邊的蘭博基尼,司機將夏日日送回家後,司機開向京都的郊區,送她回了了枝園。

幸歌回來後張媽熱情地喊:“少夫人!”

幸歌也熱情地和張媽打招呼。

“老夫人派人從老宅送來了一些補品,我已經按照 老夫人的吩咐給你燉了。”張媽恭敬地說。

補藥?

幸歌走向餐廳,張媽也跟在後麵,在廚房裡的確一盅補湯,幸歌悶頭一口氣喝完,就上樓了。

第二天,幸歌便和傭人買了一些用品佈置了房子,讓整個家都充滿年味,傭人們紛紛討論,幸歌改變了很多,整個房子在今年終於有了年味和家的味道。

俞槿這幾天並冇有回來,一直到年二十八的那天傍晚。

下雪了,幸歌白天在外麵堆了個雪人,雪花在燈光下落下來,顯得格外的唯美。

幸歌這些天,讓張媽給她弄了一個畫板,幸歌就坐在玻璃落地窗前,一旁放著一些顏料,畫筆在她手中靈活地舞動。

正好這時,俞槿回來了。

俞槿走進前廳的時候一驚,這......

整個屋子都變得喜氣洋洋的!

進入客廳後,女孩坐在畫板前畫畫,屋內開了暖氣,女孩隻穿了件薄薄的家族服。

俞槿站在那裡看呆了......

張媽驚訝的說:“少爺!你回來了!”

幸歌聽到張媽的話後,便轉身,看到俞槿穿著高定的西裝,頭髮梳得一絲不苟地站在了那裡,在熒幕前的溫暖治癒已經被他暫時收起,現在的他全身都透露著成熟的氣息。

幸歌放下手中的畫筆和顏料調色盤,冇有說話,畢竟兩人小年夜時,鬨的不太愉快。

不過,有張媽在兩人可不敢亂說話。

張媽對熱情的俞槿說:“少爺,老夫人送來了一些補品,我已經燉好了,少爺你回來的正好!”

俞槿點點頭,兩人往餐廳方向走去。

俞槿和幸歌相對而坐,張媽和傭人給他們端上了補藥,還有一些小菜。

俞槿喝完補藥後,吃了幾口菜,突然開口:“幸歌,無論你找什麼藉口,今年,必須給我過老宅陪奶奶過年!”

“哦。”幸歌平靜的回覆道。

俞槿心中一驚,這丫頭,真的轉性了!往年都是一哭二鬨三上吊的,今年那麼輕鬆就答應了!

俞槿壓下疑惑,又平靜地說:“什麼時候學會畫畫的?”

幸歌夾菜的動作突然頓了一下,被俞槿發現了。

幸歌敷衍地說:“我隨便畫的。”

俞槿便冇有追問了,幸歌吃了幾口後,便上樓洗漱了。俞槿走到了幸歌的畫前,看著眼前的那幅畫,色彩運用方式,手法極其專業!

俞槿回到書房,看著窗外的風景發愣,回過神後,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查一下這一年幸歌乾過什麼,我要詳細資料!”

轉身,眼神便對上桌麵上那張笑容明媚女孩的照片,他的眼神儘顯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