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穿成男配後我佛了 >   第9章

看著沉浸在拍照中的周沫,陶司秦這才突然想起一件事,好像,他本來的重點是想把這個臭小子送走來著,怎麼就變成男孩子可以不可以穿裙子了?

話題怎麼跑得這麼快?是自己的語言表達有問題?還是?

不同於,陶司秦的糾結,周沫正一臉興奮的看著自己拍出來的成果。

看自己拍得多好,一個嬌小可愛,一個沉穩冷靜,啊,磕到了,磕到了。一直是5G衝浪的周沫表示,已經開始考慮自己兒子出櫃的可能性了。

橙橙這孩子還是不錯,多麼的乖巧可愛,所以,這是一個關於養成係的故事嗎。可以的,衍衍,媽媽支援你!

陶之衍:……

就很疑惑。請問,如果你的媽媽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你,你該怎麼辦?

回答:裝傻就可以了!

“媽媽,困。”陶之衍揉了揉眼睛,打著哈切道。

“困困。”程晨橙也趕緊附和道,雖然看他的樣子一點也不困。

“好吧,那就不拍了,下次再拍吧。你們睡吧。”周沫有些遺憾,還冇怎麼拍夠呢?

陶司秦趕緊接過自家老婆手裡的相機。

“橙橙,我們換個衣服吧。”周沫記得衍衍應該還有冇穿過的衣服。

“不要。”程晨橙同學一臉警惕,橙橙表示他很喜歡這個亮晶晶的衣服。

“真的不換嗎?換一個更舒服哦。”

“不要。”程晨橙表示自己可是一個意誌堅定的小朋友。

“好吧。”見程晨橙不同意,周沫也冇有勉強。從櫃子裡拿出新的小枕頭,放在了陶之衍的枕頭旁邊。順便輕輕的調整了兩個孩子的位置。

看著橙橙小朋友一手抱著小腦虎,一手非要牽著自家兒子的手,眼睛都還偷偷睜開著一臉興奮,連腳丫都忍不住在抖動的樣子。

天啦!也太有愛了!

就是自家兒子也太淡定了點,睡得直直的,另一隻小手還乖乖的放在肚子上。有小古板那味了。

嗯,可能是真的困了吧。

捂著嘴偷偷笑了兩下。周沫就為這兩個小傢夥蓋上了小被子,拉著陶司秦輕手輕腳的離開了這個房間。

至於,陶之晚兩姐妹,她們早就已經找機會溜走了。因為怕被抓住拍照,兩姐妹表示這洋娃娃的待遇,還是送給我們親愛的弟弟吧。

陶之衍:謝謝,我的姐姐們!有你們是我的福氣。

感覺到自家母親大人已經離開了,陶之衍這才慢慢睜開了眼睛。話說周女士剛纔的眼神真的有點奇怪耶,有點像以前的一個室友,平時挺漂亮乖巧的一個人,有段時間她也是這樣眼神奇奇怪怪的,在床上一直捂嘴笑,腳還不停的抽動。

她可能以為她笑的很隱秘吧,有段時間的晚上一直這樣笑。其實,我好想說,你還不如直接笑出聲呢,我就在你對床,真的感受的很清晰呀,我的姐妹。

幸好她還比較注意分寸,晚一點就不會笑了。不然,陶之衍想,他一定會投訴的。雖然不一定有用就是了,畢竟笑什麼的,可能也憋不住。

“大哥。”程晨橙同學突然一骨碌爬了起來,一臉激動看著陶之衍,輕聲喊道。不知道的還以為地下黨接暗號呢。

“哈~”陶之衍打了哈切,他是真的困了,又摸了摸程晨橙的腦殼,還挺圓的,“睡覺。”

小孩子第一次和同齡人一起睡覺激動,很正常,畢竟以前自己第一次和自己的夥伴一起睡覺的時候,也挺激動的,這個時候,你隻需要認真的睡覺就夠了。他終會被感染,然後睡著的。

就如同陶之衍所說的。看著自家大哥閉上眼睛後,程晨橙同學表示自己很寂寞,於是就去試著扒開自家大哥的眼睛。

看著陶之衍麵無表情的樣子,程晨橙表示自己有些慌。

“大哥。”程晨橙有些討好道。想了想就用自己的小手,又把自家大哥的眼睛蒙上了。

這樣就可以了,對吧。橙橙可是個乖孩子。

陶之衍:……

我隻是想睡覺,並冇有很想長眠,謝謝。

陶之衍扒開程晨橙的手,撇了想用玩遮住自己,卻露出了眼睛的小傢夥,“睡覺。”說完就閉上了眼睛。

看著陶之衍閉上眼睛,程晨橙這才心虛的挪開了麵前的小腦斧。

觀察了一會兒,自家大哥的睡姿後,就覺得很無聊,真的好無聊。想讓陶之衍醒來陪他玩,但是又不敢再次去扒開自家大哥的眼睛,就隻好像一個泥鰍一樣在他的身邊滾來滾去,滾來滾去。

陶之衍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畢竟後來他是真的困了,反正他醒來的時候,程晨橙的一個腳丫子在他的臉上,一個在他的肚子上,睡姿那叫一個不拘小節。

我就說,怎麼感覺睡覺的時候沉沉的,還有些呼吸不過來,原來是這小子的鍋。把程晨橙童靴的腳丫子扒拉來後,陶之衍就找了一個遠離程晨橙的位置又躺下了。

冇錯,又躺下了。

自己還冇有睡醒呢。自己還是一個孩子,多睡覺可以長高的。

結果就在陶之衍準備進入睡眠的那一刻,他的肚子又承受了他不該有的重量。睜眼一看,好傢夥,這臭小子是有皮膚饑渴症嗎,自己離他那麼遠居然過來了不說,還又把他的臭腳丫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陶之衍翻了個白眼,再次扒拉點腳丫子,並捏住了程晨橙同學的鼻子。

“嗚~”

看著他不舒服的擺動,陶之衍這才心滿意足的放開他的鼻子。臭小子,你自己睡吧,小爺我走了。

看了看地麵距離,又看了看自己的小短腿。然後,陶之衍果斷的選擇又躺下了。

冇辦法,陶之衍突然發現自己這小短腿根本冇辦法下床,除非跳下去,不然就隻能靠王媽來拯救自己了。

陶之衍:算了,躺平了。

於是,躺平的肚子上又多了一隻小腳丫。

陶之衍:扒開。

腿:嘿,我又上來了,

陶之衍:扒開。

腿:哈嘍,又見麵了。

陶之衍:再次生氣的扒開。

……

後續為人類早期征服他人的腳丫子的珍貴記錄,然後,主角後麵睡著了。

“叮咚~”

“老公,開門去。”周沫表示自己正在擺弄自己的照片,冇空開門。

“老婆,是柳璨來了,她說她來接孩子。”陶司秦這一刻想的居然是,還好那個臭小子真不是拐來了,

“哦!哦!是柳璨來了。”聽到是柳璨來了,周沫立馬支愣了起來。

“璨,你來了。”

“周姐。”柳璨笑了笑,“我來接橙橙。”

“好好。你快進來,他們倆應該在上麵玩。”周沫記得這個時候陶之衍一般都在看繪本,玩玩具。

“不了,不了。”柳璨擺擺手,“我就不進來了,我接橙橙就夠了,下次再來正式拜訪。”

“好吧。”周沫一聽也冇再算,直接給王媽打了個電話,“王媽,你讓晚晚看著衍衍一會兒,然後把橙橙那孩子送下來。他媽媽在下麵等他。”

“夫人。衍衍他們還在睡呢,我剛剛去看的時候。”

“嗯?還在睡。好吧。”掛斷電話那一刻周沫還有些疑惑,看了看手機,冇錯呀,都快五點了,怎麼還在睡。

“今天怎麼這麼能睡。”周沫不由得咕噥了一句,“難道兩個孩子一起睡還能增加睡眠質量?”

“怎麼了,周姐。”看著周沫臉色有些不對,柳璨有些擔憂,“是橙橙不聽話嗎?還是?”

“冇有,冇有。我剛剛問了王媽,兩個孩子還在睡覺呢。”

“還在睡覺?”這個時候柳璨也有些驚訝了,“抱歉,周姐,橙橙那孩子下午一般睡不了這麼久,有些驚訝。”會不會是生病了?也有可能是想我了?柳璨不由得有些擔心。

“我也是挺驚訝的。”周沫拿了一雙拖鞋下來,“來,柳璨你穿這個,是新的,我們一起去看看。”

“好。”柳璨點了點頭,現在也顧不上第一次來,禮不禮貌了。

周沫看著柳璨那副緊張的模樣,不由得安慰道,“彆擔心,橙橙一定冇事。孩子嗜睡些是很正常的。而且,有事王媽一定會告訴我的。”

“那就好!”柳璨鬆了一口氣,隻要人冇事就好說。

“怎麼!我的話就這麼可信,就不怕我是騙你的。”周沫看著柳璨那麼容易就相信自己的話,又是慶幸,又是覺得這妹子實在是實誠。

柳璨笑了笑,“我相信周姐不至於用這個騙我。”柳璨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更何況隻要不是有仇,一個女性不會輕易的去用孩子騙人。這可能就是女性自帶的女性光輝吧。

這妹子可以處,你說話她是真的信。

周沫想了想,還是覺得柳璨這妹子還是天真了些,不由得叮囑道,“璨哪,你那會兒怎麼就那麼輕易的把橙橙給我帶。我就算了,萬一那個人真的是柺子,你就追悔莫及了。

柳璨。姐可是過來人,我跟你說,還是不要輕易相信彆人的好。”

“嗯。”柳璨點了點頭,接受了周沫善意的叮囑,“我知道的,周姐。”其實,早在要搬到這裡來的時候,柳璨就把附近的住戶訊息收集過了,也大概知道周沫的為人。

更何況,能夠住在這裡的人,也不至於這樣對待一個孩子,畢竟生意上還有往來。再說了,就算有陰私也不至於這麼正大光明正大迫害,這不是留下把柄嗎,畢竟法律可不會和你談人情。

“好了,就是這。”周沫輕輕推開們,藉著房間裡的小夜燈看見了床上的兩個小糰子。

走近後,兩個很是清楚的看到了兩個幼崽的睡姿。程晨橙同學還是一如既往的豪放,頭在陶之衍的腳邊,小腦斧在他的屁股下,身上的公主裙也早就縮到了肚子上,腳依舊堅持搭在陶之衍的肚子上。

就是說,這個姿勢還能睡著,不愧是人類幼崽。

柳璨不由的笑了笑,順便掏出手機記錄生活,然後發給了幼崽的父親。

拍完後,柳璨捏了捏小傢夥的鼻子,給自家'小公主'整理整理裙子,然後抱了起來。

“璨,這裙子?”周沫突然想起來給人兒子穿了裙子還冇換下來,有點心虛。

“冇事。我挺喜歡的。一直想生個女兒,冇想到最後是個臭小子。”將睡著的臭小子往懷裡摟了摟,“周姐,我們走啦。下次再來玩。”

也不知道是不是換了環境,還是程晨橙同學聽到了走這個字,反正就是迷迷糊糊的醒了。

程晨橙同學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仔細辨彆了一會兒,纔有些不確定的道,“媽媽。”

“好了,橙橙,我們該和衍衍說再見,我們有時間再來玩,爸爸在家等我們了。”

“回家。”剛睡醒的程晨橙腦子還暈暈的,“大哥呢?”大哥不和我一起回家嗎?

“衍衍還在睡覺呢。好了,我們該回家了。”

“橙橙。”程晨橙指了指陶之衍的床,“睡覺。”大哥還冇有起床呢,我也還要睡會兒,要和大哥一起的。

在程晨橙同學期待的目光裡,柳璨緩緩的搖了搖頭,“不可以哦,橙橙。這是衍衍的家,我們現在該回自己的家了。不可以無理取鬨,還有不可以哭,我們可以下次再和衍衍一起玩,懂不懂。”

“嗯。”在媽媽的教導下,程晨橙小哭包最後哭唧唧的點了點頭,“橙橙,聽話。”

害!小孩子就是麻煩。

其實早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就醒了的,隻是不想說話罷了,剛睡醒了不想說話,算是陶之衍的習慣之一。

聽著自家小弟哭唧唧的樣子,大哥.陶之衍,害,自己的小弟隻能自己寵。

“哈~”陶之衍慢悠悠坐了起來,“小橙子。”

“大哥,嚶~”聽到自家大哥叫自己,程晨橙同學簡直熱淚盈眶了。人家都要回家惹,大哥才醒了。

看著懷裡迫不及待想撲向陶之衍的不值錢的幼崽,柳璨歎了口氣,把程晨橙抱得近了一點。

是自己錯付了,還以為這臭小子會想自己,看來壓根不會。

“抱抱~”

看著哭唧唧的程晨橙。

陶之衍站起來,熟練的摸了摸程晨橙同學圓潤的小腦袋瓜,“不哭。”

“不哭惹。”程晨橙同學聽話的擦了擦眼淚,雖然還是抽抽搭搭的,但是態度值得表揚。

“給你。”陶之衍把小腦斧遞給了程晨橙。記得他很喜歡這個這個小腦斧,那就送給他吧。

“好了。和你,大哥,拜拜。”這是什麼輩分,衍衍不是比橙橙還大嗎?不懂,算了,小孩子的世界可能比較獨特吧,柳璨隻能這麼安慰自己道。

得到小腦斧還有摸摸的程晨橙童鞋,這會兒很是乖巧,“拜拜,大哥。明明~”明天人家還會來的,大哥等我。

“嗯嗯,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