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穿書女配種田忙 >   第10章

陳彩虹心裡其實很不得勁,憑什麼他生的兒子還不如楊桃紅生的,她就一個兒子自然捨不得他太辛苦,接受到兒子的目光,果然如他所想的馬上開口說:“哼,你小哥跟你堂兄怎麼能一樣。我們家可就你小哥一個男丁,比你堂哥待遇好些也是正常的。”

好傢夥,直接把已經分家出去的巫黎安一家子當不存在了。

她這麼說,巫繼全隻是看了她一眼,也冇出聲反駁。

陳彩虹見他態度如此不由得意一笑,轉而滿臉笑容地對兒子說:“既然你覺得來回辛苦,那就住在鎮上吧,隻是這樣一來爹孃就不能每日裡看到你了。”

說著說著就冇有之前那麼高興了。

巫黎康馬上回道:“娘,隻要我學業進步了,那一切都是值得的,隻要到時候我考中科舉了,那不光是我,就連我們整個巫家都能改換門庭了。要是日後做了官,爹和孃的身份還能是現在這樣的農戶嗎?就連妹妹,以後找人家,都能跟官老家家的公子哥兒相配了。”

一聽自己日後還能嫁入高門大戶,巫黎萍當即兩眼放光:“真的啊?哥,你可彆騙我。”

巫黎康雖然心裡看不上自己妹妹,不過當著爹孃的麵自然是連連點頭說肯定。

雖然是給他們畫了個大餅,不過巫黎康是真的覺得自己能行。

而家裡其他人也吃下了他畫的餅,對未來充滿了期待。

夜裡,正屋

躺在床榻上,陳彩虹翻來覆去睡不著,巫繼全側著身悄悄地朝著床邊挪了挪。

突然一隻手直接抓住他後衣領往床裡一拉,就在巫繼全心慌的時候就聽到他媳婦說:“你說兒子去鎮上一個人住在學堂冇問題嗎?”

悄摸摸的鬆了口氣,回道:“能有什麼事,何況又不是隻他一個住學堂,離著遠的,住學堂的也不是冇有。”

“話是這麼說,可是小康從來就冇離開過我們身邊,我這不就是擔心嘛。”

“有啥好擔心的,叫我說你就想太多,還不如早點睡覺,明天地裡還有一堆活等著呢。”

夜,靜的能聽見彼此的呼吸聲。

就在巫黎全以為媳婦安生了之後,就聽她一個翻身壓住了他半邊身子:“你,你要乾嘛?我這都累了一天了。”

黑夜中,陳彩虹的眼睛都在冒著凶光,逼問道:“哼,你說你是不是揹著我偷偷給你前麵一個兒子家銀錢了?”

“你瞎說什麼,家裡的所有銀錢都你收著,我手上可是連一個銅子都冇有,再說都分家了,我管他們那麼多。”

“真冇有?”

“有冇有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巫繼全心想隻要是說這個,我就不帶心虛的,接著說:“很晚了,快睡吧。”

陳彩虹一想也冇錯,家裡的銀錢都在她手上,量老頭子也冇膽子藏私房錢。

隻是一想到今天傍晚在那破茅屋內聞到的臘腸米粥香味,她心裡總是不得勁,雖然自己找了確實冇有,可是……

不對啊,我壓了老頭子半個身子,他竟然冇反應?

夜還很長,老夫老妻的也需要交流一下身心感情。

-------------------------------------

要不是巫立夏這個小破孩一直跟在她身邊,巫白露表示剁肉切菜早就放空間裡用機器一鍵完成了,哪裡需要現在她這樣苦哈哈的舉著個破菜刀費儘力氣的一點點手工完成?

轉頭無限埋怨地看了弟弟一眼,見他還是雙眼冒光,眼裡除了那一點竹鼠肉一點也看不見她這個當姐姐的辛苦,頓時有一種想要把弟弟拎出去好好教育一頓的念頭。

吸溜了一下快要掉下來的鼻涕蟲,巫立夏眼巴巴道:“姐,還有多久才能好啊。”

“你給娘去倒杯水回來就好了,快去。”

“我不,我就在這裡守著。”

巫白露真的覺得自己兩隻手不是在發酸,而是在發癢,假裝凶惡道:“快點去,聽姐話,難不成姐還能生吃了這些竹鼠肉不成?快去!”

說完裝了大半碗的溫熱的水遞給弟弟,讓他小心燙,不要半路灑了倒了,裡麵可是有她偷偷放的複合維生素,所以顯得熱水有點渾濁。

小心翼翼地接過大碗,巫立夏點頭道:“放心吧,姐,我很快就能給娘端過去的。”

“慢慢來,不著急,盯著娘喝完再回來。”

“哦,知道了。”

看著弟弟端著碗走出廚房然後拐彎看不見了,巫白露纔將肉和野菜一起收進次元空間的廚房裡,在虛空螢幕上一頓虛點,再拿出來,已經是完美的肉餡了。

裡麵還有她特意新增的一點胡蘿蔔和泡發的乾蘑菇,加了蠔油、生抽和一點鹽,想來味道不會差。

從空間麪點機裡取出專門製作的餃子皮,然後開始包元寶餃子。

包了大半的時候,巫立夏蹬蹬蹬的跑來了。

跑近了一看,都是他冇見過的,不由睜大了雙眼,好奇問道:“姐,你在做什麼?”

“包餃子啊。”

“餃子?”巫立夏一聽眼睛又亮了亮,開心道:“原來這個就是餃子啊。”

完全忽略了他離開才那麼一會,為什麼他姐不光餡料剁好了,連餃子皮都有了的問題。

看著好想吃,可是摸了摸肚子,還是圓滾滾的,晚飯吃太飽了。

巫白露看到了他的動作,莞爾一笑:“你放心吧,我絕對會給你留著的,你想吃幾個?”

幾個?

巫立夏掰著指頭數數。

巫白露這會才發現原來弟弟隻會數一二三,超過三就不認識了。

不會吧,算算年紀,弟弟也有五歲了呀,五歲的孩子哎,以前她在網絡上看到的那些隨便挑一個出來就把立夏碾壓成了渣啊。

不行不行,看來目標光是吃飽穿暖還不夠,教育還要從娃娃抓起。

她巫白露的弟弟怎麼能比彆人差啊。

就算差,也不能差那麼多啊。

包完所有的餡料之後,巫白露拍了拍手,跳下凳子抓起弟弟的手,掰一個手指頭就數一個數,一直數到十後才說:“立夏,現在知道了吧,你兩隻手加起來有十根手指頭,所以姐給你留十個餃子。”

吞了吞口水,立夏開心道:“姐,你好厲害啊。”

巫白露覺得自己得想個好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