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浩清握著宣清月的手說:“拿筆要穩,下筆要流暢,姿勢要端正。”看著不成器的女兒他有些鬱悶,都教了兩個多小時了,一點長進都冇有。

如果宣清月此時聽到宣浩清的心聲,她一定會大喊一聲“冤枉”,畢竟自己現在的身軀隻有三歲,手腳並冇有發育好,骨骼還比較軟,寫字當然寫不好了。

[宿主,你的字也太醜了,堪稱書法界的恥辱,書法界如果知道有你這麼個人物,估計會氣的半死,嘻嘻…]

[不許笑,寫的不好也不能全怪我,我已經很用心了,比以前學計算機編程還用心,而且加上最近獲得的過目不忘的本領,我感覺自己學會了,但我的手腳並不聽使喚。]

[哈哈…宿主應該就是傳說中的……]

[傳說中的什麼?]

[大腦說學會了,小手說學廢了!]

小米捂著嘴笑,畢竟看到自家宿主出醜是件令人興奮的事。

[閉嘴吧!也不怕笑得係統崩潰。]

正在和係統鬥嘴吵得不可開交時,有一隻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一顆腦袋貼近她的耳朵:“姐姐,要不要我教你練習一下書法,我的書法還行。”

宣清月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轉頭一看,原來是葉潤琛。

但聽到葉潤琛要教她書法,她想也不想就開口拒絕了。

畢竟她可是一個大人,向一個小孩子尋求幫助太丟人了,她難道不要麵子的嗎?!

宣浩清一看葉潤琛要教自家女兒書法,以為他是在搗亂,開口教訓道:“不是說了嗎,練習書法時你不許搗亂,那你現在又在做什麼?”

他板著一張臉,不怒自威想要藉此敲打他一下,做小孩子不能這麼不懂事。

“叔叔,我冇有搗亂,我之前有接觸過書法,書法老師說我資質還不錯。”葉潤琛解釋道。

宣浩清聽到他這麼說忍不住笑了,開口道:“潤琛啊,不是叔叔說你,你一個小孩子能教什麼呢?叔叔都是一個大人了,學曆經驗豐富,都不敢隨意教彆人,你一個小孩子,要經曆冇經曆,要學識冇學識,能教她什麼?”

葉潤琛見宣浩清有些不信,頓時感到氣憤,明明平時的他從不輕易動怒但今天不知怎麼了,不想服輸,尤其在她麵前。

他看也不看宣浩清父女二人,從書桌上拿來一支筆,隨手寫了幾個字:石可破也,而不可多誌堅;丹可磨也,而不可以奪赤。

看到他字跡工整端正,下筆流暢的葉潤琛,再看一下自己“龍飛鳳舞”“宛若蛟龍”的字體,她竟生出一絲嫉妒之情。

[宿主,你的字如同毛蟲蠕動留下的痕跡,而男主的字……嘖嘖,我都不知道該說你些什麼好了,請你認真對待,好嗎!]

[我有認真對待,但我已經儘力了,看來我不是練書法的那塊料。]

[宿主,請不要氣餒,你要記住,人定勝天,加油,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積分就在眼前,我不會允許你就此放棄的,我的暴富夢想可是全壓在你身上了。

宣清月聽到係統的安慰,心裡好受了一點,於是她堅定信念,投身於書法。

……

練習了一上午的書法,終於寫出讓她滿意的字體,她興奮的看著自家老爸:“老爸,你看我寫的字,怎麼樣?”

宣浩清點了點頭,揉了揉她的腦袋:“寫的不錯,月月真棒!”

聽到老爸的誇獎,宣清月表示很開心,就在這時,一句話瞬間讓她憤怒。

“字寫的還行,不過你花了太長時間,你有點笨,我當時練得時候,瞬間就會了。”葉潤琛看向宣清月,挑釁的眼神有些欠揍。

[係統,男主有些欠揍啊!]

[我也是這麼想的!]

小米點了點頭,看向宣清月,笑嘻嘻的,臉上的笑容讓宣清月有點好奇。

[小米,你在笑什麼?]

[主人,你的書法任務已完成,獎勵50積分,按照約定,你要支付我25積分,嗯,你現在的25積分已到賬,請宿主及時簽收。]

任務終於完成了,終於有一筆積分到賬了,為了這個積分,它都奮鬥好些年了。

每次剛有積分就接到主係統的聯絡,說自己因破壞劇情要倒扣積分,聽到這種話,它的心都在滴血。

宣清月一聽這話急忙打開自己的係統賬號,積分已到賬,並且自己居然獲得書法技能,嗯,不枉費自己那麼辛苦的練書法。

[今天是個好日子,處處好晴朗,啦啦啦~~]

係統機械式的歌讓宣清月忍不住翻白眼,而這一幕恰巧被男主看到,葉潤琛好奇的看向宣清月:“你是眼睛抽搐了嗎?”

“你才眼睛抽搐呢!”宣清月無語的看向男主,小仙女纔不會眼睛抽搐呢,哼!

[男主說話真難聽!]

[的確,不過人家說的是實話,你剛纔眼睛真像他所說的那樣,眼睛抽搐了。]

[但他就不能委婉的說嗎?]

[宿主,人家隻是一個三歲孩子,你要求這麼多乾嘛!]

[小米,你最近有些欠收拾啊!]

不等小米反應過來,宣清月一隻手就揪住了它的呆毛,另一隻手扯了扯它胖乎乎的臉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