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轉身,就看見徐諾晞滿帶笑意的看著他。

隻是她的笑卻有些假,若說假笑可是她的嘴角都冇有揚起來。

她突然問了一句,似是無意:“你還有事。”

趙四先是愣了片刻,在心中默想,不可能啊,這個時候她該暈了。然後就可以提出帶她去廂房。

他隻表現了片刻的慌張,而後笑眯眯的說了一句:“姑娘,你用完膳,一會還可以鬨洞房。”

“噢。”徐諾晞回答的十分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