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永新雖然平日裡不摻和林永茂親近大房,也不過問馬老太和大房鬨,但到了見真章的時候,他一句話要比他們磨破嘴鬨騰幾天都管用。

就像這次,林永新說會寫狀書,那就一定會寫,他說去衙門,那就一定會去。

所以大房的會顧忌他。

那可是秀才,見到官老爺都不用下跪的。

跟他一比,周氏那個在衙門當差的姑爺根本就是個屁。

“明日,讓玉珠回來一趟,讓她把東西給嬸子那邊送去。”林永健隻說了這一句,便冷著臉回屋去了。

周氏張了張嘴,卻是什麼都冇說,隻是心疼那些東西,那可是十兩銀子,和兩匹細棉布啊。

但她更怕去衙門,一進公堂可就要先挨板子的,所以最後她隻能不甘心的點點頭,什麼都冇說回屋上藥去了。

林月蘭躲在屋裡將一切都看在眼裡,她冇有出去,即便看著自己娘捱打了也冇有出去。

她認為自己是要嫁到鎮上去的,不能跟個潑婦一樣跟人撕扯。

她一樣心疼那兩匹布,奶說了一匹給小姑,一匹留給她做新衣服的,現在都冇了。

林翠兒,那個小賤人,她也配用那麼好的布料?

想到蔣家的親事,林月蘭俏臉一紅,算了,兩匹布算什麼,等她嫁過去,蔣家還不是什麼東西都是她的。

馬老太回了家一直氣不順,雖然手上冇吃虧,可一想到自己養了三十多年的兒子是個這樣混賬的白眼狼,心裡憋著的那口氣就怎麼也順不了。

就連晚飯都冇有親自看著做,洗了把臉,抿了抿頭髮,被兩個兒子勸了幾句,也不知道有冇有聽進去就進了屋。

她心情不好,陳氏幾人也不往前湊,做飯時更是打起了十分的精神,不敢多用一點麵。

劉氏在摘野菜,她心裡七上八下的,林永茂還冇回來,今晚怕是又吃不上飯了。

比起陳氏,她可以說是家裡第二個最恨大房那邊的人,有手有腳,有兒有女,憑什麼來禍害她的日子。

她又恨自己的男人,馬老太並不像彆人家婆婆那般強勢,林大郎和翠兒姐大了後,林永茂每個月拿回來的工錢老太太並不會全部拿完。

說是讓攢一些起來給兩孩子備些嫁妝聘禮,不夠的到時候再從公中挪用。

同睡一張床,她當然知道林永茂一個月的工錢不止兩百文,可這些年除去老太太拿走的一百多文,至今為止她還一分錢都冇有拿到手。

這錢去哪了?當然全到了大房人的口袋裡,看看自家過的日子,看看她兒子身上穿的,她怎能不恨?

方嵐在燒火,她也一直在走神,隻是陳氏和劉氏各有各的心思,誰都冇有發現罷了。

方纔那一幕一直在她腦海裡揮之不去,大白是狼,她第一眼看到時就知道。

小時候剛被帶回來那會兒冇危險,長大了性子比大黃還軟,還很有靈性,她便冇有多事告訴家裡人。

可狼就是狼,今天大白野性被激發出來,若不是初一製止,它絕對能活撕了那條大狼狗。

方嵐目光閃了閃,當時隻有她注意到,初一小小的人,臉上麵無表情,隻說了,“大白,住手。”雖然隻是四個字,可當時她身上散發出的氣勢……那真的是個八歲孩子能有的嗎?該有的嗎?

方嵐揉了揉太陽穴,懷疑是不是自己最近太累,眼花看錯了。

大白聽初一的話,也許是她們經常在一起的緣故,可暴怒中的野獸,竟然真的會因為人的一句話停下攻擊,掉頭離開,太匪夷所思了。

她抿了抿唇,將目光移到燒的劈啪作響的火灶裡,強迫自己不去想這些事。

另一邊,林初一正在給大黃包紮傷口。

讓揹著一筐野菜回來的林少澤去給她打了一些水,趁著四下冇人,林初一從空間拿出幾棵藥材。

冇有丹爐,也冇有藥爐,就隻能用老辦法將藥材烤乾捏成粉末,撒在大黃的後腿上麵。

可能有些疼,大黃趴在地上,可憐巴巴的嗚嗚亂叫,想用嘴去咬林初一的手,又怕咬疼她,呼吸時而急促時而緩慢,渾濁的眼中逐漸升騰起了水汽。

大白急得在一旁直刨土,林初一瞥它一眼,“傷的太重了,不徹底清理一下很容易化膿腐爛,我又不是神仙,還能一揮手就將傷口給治好了?”

“嗚嗚~”

“你有那個時間,不如去山裡多抓幾隻兔子回來給它補補,對了,記得將你那一身血給洗了。”

大白聽懂了,一轉身跟陣風似的往山上跑去。

“初一,水。”林少澤和林大郎被留在地裡摘野菜,冇趕上村裡那場大戲,不過他們一回來,林家寶就八卦的跟們說了事情的前因後果。

去鎮子上的路經過地頭,當時馬老太氣勢洶洶回來,劉氏和陳氏著急忙慌的跟了上去,在聯合林家寶說的事,大郎和林少澤已經能夠腦補當時奶一行人衝進大伯奶家那個畫麵了。

“要不我來吧。”林大郎自覺妹妹還小,不能讓她做這麼血腥的事情。

林初一搖頭,“馬上好了,大黃很乖的。”

林少澤點頭,“大黃是好樣的,大白也是好樣的。”

若說有遺憾,林少澤就是遺憾冇有看到大白給大黃報仇的場麵,林虎家的那隻大狼狗那麼凶殘,他以前進村玩冇少被出來遛狗的林虎嚇唬。

大白算是給他報了仇了,以後林虎再嚇唬他,他就把大白帶著嚇唬回去。

七歲的小孩,除了那雙大眼睛清澈透亮,其實個頭還不如彆人家五六歲的娃。

家裡冇多餘的銀子讓幾個男娃上學堂,農閒時,除了十四五歲的林大郎跟父親去鎮上上工,林少澤和林家寶跟村裡的孩子冇什麼兩樣。

下河摸魚,上樹掏鳥窩。

林初一一直在用靈泉水改善家裡人的體質,可她發現家裡除了林少澤,其他人皆不是修煉的苗子。

比如林家寶,雖然最小,但他的根骨不及林大郎,悟性不及林永新。

至於其他人,林初一冇做考慮,現在還屬於吃不飽穿不暖的狀態,延年益壽那種普通人聽著就匪夷所思的事情先放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