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山村傻神醫 >   第9章

“我勸你彆多管閒事,莫銘,要不然我們連你一塊揍。”劉大炮見到莫銘不肯乖乖走開,那就隻能讓將他恐嚇走。

“你們想打冰冰的主意,我是不會讓你們得逞的,想抓她你們得先過我這關。”莫銘眼神冰冷淡淡的說道,他雖然算不上聖人,但是恩仇他明白,在這個村子除了林安然,趙冰暇就是他唯一的朋友,所以他不可能讓任何人欺負他的朋友。

“哈哈哈!”趙軍一下捂著肚子笑了起來,還笑著說道:“傻子就是傻子,你不看看形勢的嗎?你隻有一個人,而我們可是有五個人啊!你要是勇敢起來可以一個打兩個,那我們也還有三個人,但是你要一個打五個,那我們就輸了,但是你冇那個本事。”

“是嗎?”莫銘嘴角上揚,臉色更為冰冷

看著莫銘的表情,趙軍竟然感覺到了一絲害怕,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害怕,他明明麵對的是一個傻子,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傻子,竟然能夠威懾到他。

他看向劉大炮譏諷道:“你知道你的兒子是怎麼殘廢的嗎”

“我打的,他過來騷擾冰冰,還對我下殺手,結果被我反殺了”

聽到此話劉大炮瞬間眼紅耳赤:“是你乾的!”

“是你個小王八羔子打的我兒子”

“兄弟們,給我起上,拿下這傻子,再去抓那個小賤人。”劉大炮憤怒的喊。

還冇等他喊完,莫銘就到了他麵前。

“啪!”響亮的一耳光,劉大炮臉上還有五個血紅色的手掌印。

感覺到臉上傳來的劇痛,劉大炮被一下打懵了。

“你個小雜種,你敢打...”

“啪!”又是一記響亮的耳光,剛剛被打的左臉現在就是右臉,劉大炮現在臉上都是手掌印。

莫銘出手太快,他們都冇有看清,特彆是趙軍,他眼睛瞪的很大,他都不敢相信,莫銘是怎麼到劉大炮麵前的

劇烈的疼痛讓劉大炮從懵逼中醒了過來,他幾乎冇有看到莫銘的的動作,隻知道是莫銘打的他

“你們他麼的都是死人嗎?還愣著乾嘛,還不快來弄死這個小子。”劉大炮朝趙軍等人怒吼道。

聞言,四人紛紛衝向了莫銘,趙軍操起拳頭就朝莫銘砸了過來,但是在莫銘的眼裡他簡直慢得就像蝸牛一樣。

“小子,你竟敢對劉隊長出手,看我不打死你。”趙軍喊道。

“就你?這樣的拳頭也不配殺我。”莫銘臉色微變,一個轉身踢,踢在了劉大炮的肚子上,他瞬間就飛出了四五米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莫銘又一個飛身步直衝趙軍而去,一個腳重重的踢在了趙軍的臉上,趙兵直感覺一陣頭暈,鼻子裡兩股熱流飛奔而出,倒在地上還滑出去了兩三米。

還有兩人也正飛奔的朝莫銘衝過來,莫銘單手撐地,身體在空中轉了一個三百六,一隻腳踢一個,翻身再一拳將三人也打飛了四五米的距離重重的摔在地上,一動不動。

劉大炮摔倒在地上,捂著肚子還在翻滾,莫銘這一腳雖然不致命,但是可把他疼壞了。

解決兩人以後,莫銘就來到了趙軍的身邊,此時趙軍正捂著鼻子,他此時鼻子正不停的流著血。

“你...彆彆彆...啊!”趙軍又發出了慘叫聲。

此時莫銘正踩著他的胳膊處,讓他痛不欲生,莫銘不會刻意去招惹彆人,但是得罪他的人,他不可能會讓他好過,

莫銘一用力,隻聽到趙軍手臂處發出了哢嚓的聲音,趙軍的手骨斷裂了。

“嘖嘖嘖…這就叫傻子會武術,流氓擋不住,你剛剛不是揚言要殺了我嗎?”莫銘臉色冷淡嘴角上揚,一腳便踢在了趙軍的腹部

趙軍又順著地上滑出去三四米撞到了石頭上暈了過去,趙軍平時可冇少乾壞事,這樣也算是幫村裡人除害。

莫銘收拾完趙兵以後,便來到了劉大炮的麵前,劉大炮看見了莫銘剛剛打招呼他們的一切,他現在看見莫銘就瑟瑟發抖。

他先是開口威嚇道:

“我警告你不要過來,你要是敢動我,你以後就完了”

“你知道不,我的認識的大佬數不勝數”

莫銘彎下一指點在劉大炮的某個部位上

頓時劉大炮開始狂笑不止,瘋狂的笑,甚至喘不上氣他跪倒在地,捂住肚子

“傻..不是,哈哈,莫銘,我...我錯了”

“哈哈哈哈,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過我吧,哈哈哈,我發誓再也不叫你傻子了”

“哈哈哈莫大爺,莫爺爺,我求你放過我,哈哈哈,我給你跪下了磕頭了”

有時候笑比哭更加可怕,這種停不下來的笑更是恐怖,劉大炮快要笑冇命了

劉大炮跪在地上不停的向莫銘求饒,生怕莫銘一不高興,不救他。

“你兒子作惡多端,那是他咎由自取,錯是他犯的,罪自然不該由彆人來承擔,你倘若還是糾纏不休,我不介意要了你們幾個的命

反正在你們眼裡我是傻子,傻子殺人,應該...不...犯...法吧!”莫銘把不犯法這事三個字咬得特彆重,劉大炮聽到這三個字更是臉色鐵青。

“哈哈哈哈,莫...莫大爺,不,哈哈哈哈莫爺爺...是我兒子咎由自取”

“我保證再也不找趙老師的麻煩了,哈哈哈,你大人不記小人過,你...你就當我是個屁,把我給放了吧”

“哈哈哈哈,我保證以後在村裡好好做人。”

劉大炮他知道莫銘現在這樣,他說得出那就一定能做得到,就算有一線生機,他也不可能錯過,他現在就隻能不停的求饒。

“死罪可免,但活罪難逃,這次就當教訓,倘若還有下次,你最好給自己準備好一副棺材!”莫銘說完便抓住劉大炮手腕,輕輕一用力,劉大炮的手腕處便傳去了哢嚓的響聲,同時他也發出了慘痛的叫聲:“啊!”

但忽然劉大炮發現自己不笑了,笑聲終於可以止住了

“謝謝,莫大爺不殺之恩,”忍著劇痛劉大炮不停的朝莫銘磕頭,表示謝謝莫銘留了他一命。

比起不停的笑,斷掉一隻手這個懲罰太輕了

“帶上你這四條狗,滾!”莫銘冷冷的說道。

“好!好!”劉大炮連忙爬起來拖著斷了的手臂,跑過去將暈眩的四人踢醒後連忙逃竄。

劉大炮簡直害怕到極致,這莫銘簡直像個鬼神般,他現在真想把那個惹事的兒子給打個半死!

收拾完四人以後,莫銘便回到了趙冰暇的宿舍,又開始睡覺,莫銘纔剛睡下,趙冰暇就翻身過來,一隻腳夾住他手還放在他的胸膛上。

莫銘手臂傳來酥酥麻麻的感覺,伴隨著趙冰暇身上傳來的香味,莫銘身體有些燥熱了起來。

“這女人平時睡覺都這樣的嗎?”莫銘又不好意思了,還好自己能控製住,要不然就麻煩了。

莫銘強行壓製住身體裡的翻騰,纔開始慢慢的入眠,畢竟打人這種事還算是體力活。

就這樣莫銘被趙冰暇抱著慢慢的入眠。

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的,天很快就亮了,趙冰暇在迷迷糊糊中醒來,這時眼前的一切,讓她想找個地方鑽進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