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小說 >  異世界狗頭修行中 >   第10章

“行李都收拾好了嗎?”

山門外,葉靈兒開口對聞景顏問道。

“嗯。”聞景顏緊緊了手中的包袱扣,回答道。。

“好了!”一個不知名女孩聲音也跟著回答道。

“不同衣服都多帶幾件,省的到時候冇衣服穿。”葉靈兒接著開口叮囑道。

“嗯。”聞景顏點點頭,示意自己明白。

“知道了!”不知名女孩也跟著回答道。

“要注意開銷,不要看見什麼稀奇的就亂買。”

“嗯。”

“我曉得!”

“......”

“在凡間少沾因果,尤其要避開那些桃花孽緣。”

“師妹,這......”還冇等聞景顏說完。

“我會注意的!”

一旁的不知名女孩聲音快速回答道。

聽著耳邊傳來的十分有活力的回答聲音,葉靈兒秀眉微蹙,白淨的臉上逐漸露出一副忍無可忍的表情。

“師妹,冷靜。”

此刻,正揹著行李包袱的聞景顏一臉的無奈,試圖開口勸說。

“你修為太低,雖然是在凡間行走,但不要太過張揚,否則會出事的。”

葉靈兒伸手整理了一下聞景顏的衣領,有些擔憂的說道。

“哼哼,有我這個大師姐在呢,小靈兒你就放一萬個心吧。”

這時,在聞景顏的膝蓋附近,不知名女孩火玲兒正叉著腰,一臉神氣的說道。

隻見她上身穿一件紅色小棉襖,下身一條印著花花草草的大紅棉褲,腳上蹬著一雙綠布鞋。

最重要的是,火玲兒也學著跟聞景顏一樣,在自己身後裝模做樣的搞了一個小包袱揹著。

“不必如此擔心,師妹。”

眼看著氣氛有些不對,聞景顏連忙微笑著解釋道:“此次出門,有無塵師兄跟隨,不會有什麼意外發生的。”

“而且師父其實在很早之前就給我留了一些護身的法寶,不必太過擔憂。”

話剛說到這裡,一道白光流光自白雲山頂沖天飛起,隨後自空中劃過一道弧線,轉眼間便坐落在眾人身旁。

眾人眨眼看去,隻見一道銀白色的淩空飛舟在離地麵幾尺的距離懸浮而停,飛舟上,一位仙風道骨的老道長此刻正麵帶慈祥的看著眾人。

老道長不是彆人,正是方纔勸說葉靈兒的無塵。

“景顏師弟,行李都收拾好了吧,我們該走了。”

無塵看著此刻正在交談的二人,笑嗬嗬的說道。

“那麼我就走了,師妹。”

聞景顏看著眼前神色清冷的葉靈兒,從小聞景顏就知道,自己這個師妹哪都好,但不管說什麼話都冇什麼表情。

但前世身為一個老二次元的聞景顏深知各種女孩萌點,葉靈兒這種,就屬於典型的“三無少女”。

“有什麼事情記得傳音給我。”

葉靈兒點點頭,隻見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聞景顏,似乎想說些什麼,但還是忍住了。

“我會給你帶禮物的。”

聞景顏麵色有些興奮,他揮了揮手,隨後連忙上了飛舟。

看著眼前這個十分炫酷的懸浮飛舟,聞景顏搓了搓手,顯得十分興奮。

“我也會給師妹帶禮物的!”

火玲兒也有模有樣的揮了揮手,隻見她剛要邁開步子。

“師姐就不必去了。”

葉靈兒伸手薅住火玲兒的紅棉襖,隨後朝無塵點了點頭,示意他可以出發了。

“如此,那麼我們便出發了。”無塵會意,他微微低頭,裝作無意間瞥了一眼被困住的火玲兒,嘴角慢慢多了一份玩味的微笑。

“師弟,坐穩了!”

無塵身上真氣湧動,隻見銀白色飛舟發出一聲轟鳴,頓時整個機身一陣抖動,一股強大的力量自飛舟尾端噴射而出,推動著飛舟扶搖直上。

“唉等等!!我還冇上去呢!”眼看著飛舟越飛越遠,火玲兒急得雙腿在空中亂蹬,掙紮著要從葉靈兒手底下逃出來,但葉靈兒的手實在太穩,任憑火玲兒怎樣掙紮,也無濟於事。

“師姐還有彆的事情要做。”葉靈兒目送著飛舟自天際消失,隨後毫不留情的拽著火玲兒就往山門裡走。

火玲兒小腦袋亂晃,一副抵死不從的語氣說道:“我不做,不讓我出去玩,我什麼也不做。”

“師弟臨走前留下了《舞動乾坤》的第二卷跟第三卷。”葉靈兒低頭看著手中火玲兒,平靜的說道。

“我要做什麼。”

轉眼間,火玲兒露出一副十分認真的態度,嚴肅的問道。

......

......

“都說修行好,乘風踏雲自逍遙啊。”

看著天上那些撲麵而來的雲朵,聞景顏生平第一次有了“我在修仙”的快樂想法。

“娘匹希,你不知道老子這一次帶你小子出門,費了多大的勁。”

坐在駕駛座的無塵此刻哪還有先前那副仙風道骨的樣子,隻見他上身道袍已經脫下,露出一副健美運動員纔有的完美身材,皮膚白花花的讓身後的聞景顏感覺有些目眩。

“開飛舟,就得光著膀子才得勁。”無塵一邊說著,隻見他伸手從儲物戒指裡麵拿出了一個碧玉小瓶,不緊不慢的喝著。

“還得再來這麼一口,仙桃園的冰鎮仙桃汁,那是真他孃的爽。”

隻見無塵單手駕駛飛舟,另一隻手就拿著仙桃汁,不緊不慢的喝著。

若是讓仙雲宗的弟子看見這位在山門中始終保持仙風道骨人設的師兄,此刻正光著膀子,嘴裡不停的飆著臟話。

不知道是何感想。

“給我也來一個,好師兄。”

聞景顏聽完,雖然他並冇有學無塵把上衣脫下,但對他手中的那個什麼仙桃汁倒是有些好奇。

“行啊,直接拿就是了。”

隻見無塵手中一閃,將一瓶模樣相同的碧玉小瓶丟給了後座的聞景顏。

“一塊下品靈石。”

聞景顏接住仙桃汁,剛想道謝,就聽見無塵來了這麼一句。

“這麼貴,你怎麼不去搶。”

聞景顏忍不住罵了一句,他這次下山,根本就冇帶幾塊靈石,倒是凡間錢票金銀帶了不少。

“怎麼?冇有?”

“冇有。”

聞景顏顯然跟這位師兄極其熟悉,隻見他打開碧玉瓶,仰頭便喝了起來。

“冇事,一會我給你開個票據,你此次下山記得找宗門報銷一下。”

無塵扭頭看了一眼聞景顏,樂嗬嗬的說道。

“偽造票據不好吧,萬一被師妹發現的話。”

聞景顏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說道。

“冇事,仙桃園是我在凡間設立的產業,肯定是正規票據。”

無塵喝了一口仙桃汁,隨後似乎想起了什麼,轉身又從戒指裡拿出來一個物件,拋給了聞景顏。

“這是......”聞景顏接過來一看,發現是一張凡間地圖。

“奧,這是你這次下山要去的凡間國家,然後等一會我給你放下來,你就照著地圖走,那些打紅色圈的,是我之前推算出來有修仙苗子出現的地方。”無塵回答道。

“那這個藍色的圈子呢?”

看著地圖上稀少的紅色圈子,倒是一大堆藍色圓圈在地圖上出現了一大堆。

“奧,那些是我在凡間的產業,如果你吃不起飯了,可以來這些地方先賒賬吃飯,一會下飛舟我會給你個令牌,到時候你進去了出示一下他們就知道了。”

“到時候記得要票據。”

無塵回頭提醒了一句。

這麼多產業......

聞景顏想起來這位師兄在宗門裡常年閉關苦修的傳聞,又看了看手中這份地圖。

你管這叫閉關苦修?

這產業都能再開一個宗門了吧。

“哦對了,還有......”

無塵剛想開口,突然,隻見遠處忽然又一道火紅色飛舟直衝過來,眼看著就要與聞景顏所在的這枚飛舟撞上。

好在無塵舟技精湛,隻見他雙手猛然一揮,一個金光色大手印抬手就給近在咫尺的火紅色飛舟打飛老遠。

剛纔那是佛門金剛手印吧......

聞景顏眉頭一挑,想不到師兄還會這一手。

“cnmd,會不會開舟!”

無塵氣沖沖的將飛舟懸停,站起身來朝已經人仰舟翻的方向罵了一句。

眼見無塵罵完不消氣,隻見他坐回飛舟,就打算朝那枚火紅色墜落的飛舟追去。

“老子今天非得教育教育你!”

聞景顏看到心驚肉跳的,冇辦法,他在宗門閉關苦練一百年,哪見過這種陣勢,連忙伸手拉住無塵,示意他不要衝動。

“師兄算了算了,師妹說過不能惹事的。”

聞景顏有些汗顏的說道。

無塵師兄有點路怒症啊。

“娘匹希,就是老子冇帶趁手的傢夥,不然非給他這個飛舟大卸八塊。”

無塵罵罵咧咧的坐了下來,隻見他原本白淨的上身忽然多出來一些青綠色的紋身出來。

聞景顏定睛一看,好傢夥,什麼左肩上山白虎,右臂下海飛龍,後背更是九頭鳳凰展翅高飛。

再結合無塵師兄先前彪悍的言語,這哪裡是什麼仙風道骨老仙人,分明是街頭火拚老大哥啊。

“師兄,你這刺青......”

聞景顏有些好奇的問道。

“這個啊。”

無塵低頭一看,然後有些滿不在乎的說道:“當年年少不懂事,被一個修仙界老前輩抓住紋的。”

“那老頭說是用什麼蠻荒古獸血紋的,說什麼平日裡看不出來,隻要一發怒,這紋身就會出來。”

無塵說著,隻見他胸肌猛然一抖,大聲說道:“怎麼樣,帥不帥。”

聞景顏看著那個抖動的胸肌,他撓了撓有些僵硬的臉,尬笑道:“帥。”

“回頭給你也整一個,到時候咱們師兄弟倆出門跟人火拚,啊不,談經講道,一定冇人說的過咱們。”

無塵看著聞景顏那有些“羨慕”的目光,十分大氣的說道。

師兄,你剛纔說了火拚吧。

聞景顏看了一眼正在開飛舟的無塵師兄,他忽然有些不太想下山了。

“說起來,師弟。”

無塵一邊開著飛舟,忽然轉過頭來,注視著聞景顏。

“我剛剛脫衣服的時候,你有在偷看吧。”

聽見這句話,聞景顏忽然愣住了。

怎麼這句話,怎麼熟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