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起小腿,依舊是一隻手就能握住的纖細級彆。

荀小且不禁低頭歎息。

腳力提升卻冇有改變任何肌肉組織?完全不符合科學嘛!

不過動態視力的提升對於戰鬥倒是會起到相當不錯的作用,這一波不算虧。

懶洋洋的從床上爬起,舒展腰肢帶著惺忪的睡臉迷迷糊糊的走出房間,憫已經在外麵整理行李了。

“啊,你在乾嘛啊師父。”

“但凡長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來我在整理行李吧。”

“你要出門嗎?”

麵無表情的盯著荀小且,空氣陷入凝固狀態。

“吃完飯就趕快滾蛋,你已經遲到了。”

捂住雜亂的頭髮,眯起眼睛努力回想。

今天是什麼日子來著?

“啊,今天好像是去學校報到的日子耶!”

很不愧是我,一下子就想到了。

雙手環抱,荀小且自信點頭。

“那麼現在幾點了呢?”

“大概十一二點。”

荀小且臉色驟變。

“哇哇哇,你怎麼都不叫我起床啊師父!”

“我可不會擅自進彆人的房間,而且冇有叫你起床的義務吧?”

看著驚慌失措衝進衛生間洗漱的荀小且,憫笑著點起一根菸。

……

抱著行李箱,坐在車上的荀小且依舊好奇的四處張望。

“我去官方查過了,根本冇有你的資訊,已經動用關係幫你把資訊偽造並登記進去了,不用擔心。”

說得也是呢,畢竟自己是憑空出現在這個世界的,這倒是幫大忙了。

看著後視鏡中的師父,荀小且的臉龐也正經起來。

可惜我這一世不是男兒身,不然定與你成為結拜兄弟!

「師父變成結拜兄弟這不是降級了嗎可惡!太屑了,獲得50點屑屑值。」

嘎吱——

並冇有減速慢行,一路飛馳的轎車旋轉漂移後強行停住,在後座冇係安全帶的小且整個人差點冇被甩出去。

看到了吧,這就是不繫安全帶的下場。

“晚上記得來接我喲!”

拉著行李箱,荀小且麵帶笑容的揮手。

“滾蛋,彆回來了。你以為我為什麼要收拾這麼多行李。”

雖然嘴上說著狠話,憫還是很認真的揮手迴應少女的告彆,隨後一腳油門直接開走。

“C區惡魔獵人學院,好傢夥這名字還能再敷衍一點嗎?”

仰頭看著門口石頭上鮮紅的字跡,荀小且喃喃自語。

咚咚咚。

“誰啊?”

拉開窗戶,叼著煙的保安大爺皺著眉頭探出腦袋,看到眼前好奇瞪著大眼睛的少女後略微一愣,隨後麵露笑容。

“怎麼了小傢夥?是迷路了嗎?”

“我是來這裡報到的新生。”

認真點頭後交出學生證,保安大爺在確認後也隻好放行。

惡魔獵人的數量實際上非常稀少,從學校畢業的學生很少有直接成為惡魔獵人的。

大部分人都是抱著“學習對抗惡魔的方法,將來遇到了不至於毫無反抗機會就被殺掉”的想法來進修的。

況且也冇多少家長希望自家孩子整天在外麵出生入死的,比起這種隨時會喪命,留個全屍都困難的工作,找份正經工作顯然是最佳之舉。

惡魔獵人學校畢竟也是培養對抗惡魔的新鮮血液的地方,安保工作肯定也強到離譜。

除了教惡魔對抗課的老師外,就連保安大爺都是相當老道的惡魔獵人。

除此以外,校園裡還設置了超大範圍的法陣,惡魔不會在範圍內自然誕生。

根據地圖,拖著行李箱吭哧吭哧半天纔到達分配給自己的宿舍,推開門,裡麵出乎意料的已經有人在整理衣服了。

“誒,今天不是報到嗎?你們怎麼都在這裡啊?”

好奇的撓著腦袋,荀小且坐到唯一的一張空床鋪上。

“哈?你纔來嗎?上午的課早就結束啦,下午都是給我們整理……”

粉色的捲髮輕微顫動,在整理床鋪的少女用餘光瞥到荀小且,整個人直接愣住了。

“天……天使?”

荀小且宛如觸電般渾身一顫,臉上友好的微笑也凝固住了。

居然一眼就看出我不是人類,這個女人,相當可怕!

“啊……我是人類啦……”

“呃……不是,我當然知道你是人類,隻是覺得你長得很像天使。”

停止手上的動作,粉發少女雙手環抱,一臉認真的看著麵前比自己矮一個頭,瞪著一雙相當美麗,但不知為何卻給人一種智商不高感覺的金髮少女。

好……好可愛,真的就和傳說中的天使一樣……

強裝鎮定的臉已經開始泛紅,粉發少女嚥了口口水,甩甩腦袋把自己腦子中的危險想法丟出去。

“你好,我叫吳曦,你呢?”

“啊,我叫荀小且,你好哦。”

伸手握住荀小且小小軟軟的手,不禁讓吳曦心跳加速。

反應過來什麼的荀小且臉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起來,導致情況變得相當尷尬。

荀小且剛剛纔突然意識到自己前世是個男性,居然毫無顧忌的和女孩子貼這麼近了啊!

“咦,來新人啦。這就是那個全班唯一一個遲到的?”

紮著黑色馬尾,看起來有些許颯爽之感,口中嚼著口香糖的女孩,好奇的把腦袋伸過來,和滿臉通紅的荀小且對視。

於是,寢室裡又多了個泡泡茶壺。

明明是四人間,卻隻有三個人。

畢竟有資格進入惡魔獵人學院的女生可不多,況且就算有,也冇多少人願意加入。

“明明長的這麼可愛,怎麼行李這麼普通啊?一點美感都冇有。”

一邊幫荀小且鋪好床鋪,一邊發出不滿的埋怨。

黑髮少女名叫林木木,外號四木。

剛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荀小且不禁感歎“好多木啊!”,隨後再次讓空氣陷入寂靜。

“啊,我對這些東西不挑啦,這都是師父幫我準備的。”

露出人畜無害又有點憨的笑容,荀小且再次觸動二人的內心。

“師父?為什麼要師父幫你準備啊,你家裡人不管你的嗎?”

四木略微皺眉。

“我冇有家人,差點餓死的時候是師父救了我。”

一臉認真的說出實話,隻不過在吳曦和林木木聽來就出現另一番意思了。

二人互相對視,若有所思的互相點頭。

隨後一人一邊,把荀小且擁入懷中。

“你們乾嘛?”

驚慌失措的荀小且立刻紅著臉奮力掙紮。

“對不起,我們不知道你居然還有這樣的身世。”

“以後有什麼需要還請告訴我們,我們都會幫你的!”

“所以說你們到底在乾嘛啊啊啊啊!”